综合农业新闻
分析预测
农业科技快讯
价格动态
农业展会
信息与致富
农业企业动态
 

供求信息

 

 蔬菜价格
 粮油价格
 水果价格
 畜产品价格
 水产品价格

 
动植物种苗
粮食
蔬菜
水果、干果
食用菌
畜禽养殖动物
水产
花卉、园艺
经济、油料作物
肥料
饲料及添加剂
农机具及设备
农产品加工、代理
招商引资
农药、兽药
其他
 
 

谁在为“蒜你狠”推波助澜

转自agri.com.cn

    
近期,部分城市大蒜零售价格超过每公斤20元,多地大蒜价格同比上涨90%以上,不少人惊呼“蒜你狠”卷土重来。
       “新华视点”记者在山东金乡、河南中牟等大蒜主产区调查发现,受天气影响大蒜产量下降、供应量减少是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但在看涨预期下,游资炒作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已部署山东、河南、江苏三省大蒜主产区开展大蒜价格巡查,对具有一定规模的储存商、批发商进行提醒告诫,并对大蒜冷库出库、批发等环节进行摸底调查,发现串通、哄抬等价格违法行为,将迅速予以查处。
    
       批发价同比上涨九成多,有拆迁户用补偿款炒蒜
    
       山东省金乡县是“中国大蒜之乡”,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蒜商汇集于此、撮合买卖,主导着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大蒜价格。
    
       “今年大蒜价格涨得太快了,几乎一天一个价。”金乡县丰盛果蔬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说,5月份鲜蒜上市时,地头收购价为每公斤4元至5元,6月份干蒜价格涨到每公斤9元至11元。此后,大蒜价格一路上涨,目前已涨到每公斤约14元。
    
       据金乡大蒜专业批发市场信息中心监测,近期,大蒜的平均批发价格为每公斤13.25元,去年同期为每公斤6.9元,同比上涨92.03%。
    
       河南省中牟县也是大蒜的主产区之一。中牟县冷藏保鲜协会副会长校三保从事大蒜生意已经30余年,“蒜价从7月份开始快速上涨,目前批发价已经涨到每公斤13元,同比上涨九成以上”。
    
       中国大蒜产业信息联盟秘书长、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常务会长杨桂华说,产量下降、供应量减少是这轮大蒜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去年11月份,阴雨天气持续了近20天。还未等天晴,大蒜主产地突降大雪,山东、河北产地大蒜冻害较为严重。今年上市期,全国大蒜总产量较去年相比减少20%左右。
    
       在大蒜减产的市场背景和蒜价上涨的预期下,许多游资进入大蒜市场。“一些大的投机商在大蒜上市前会到全国主要大蒜产地考察、收集信息,如果大蒜面积减少了、减产了,就开始囤积大蒜,一出手就是三四万吨。”从事了38年大蒜生意的中牟县冷藏保鲜协会会长刘少臣说。
    
       张先生是炒蒜者之一,今年5月份从云南到山东金乡收储大蒜。“我从云南筹措了400万元,在金乡收购了三四百吨大蒜,预计能盈利70多万元。”他说。
    
       校三保说,今年,中牟县的一些拆迁户拿着补偿款投到了蒜市,一名拆迁户存了60吨蒜,前几天卖出去挣了20万元,利润率37%。
    
       有经纪人“炒蒜”已获益上百万元
    
       金乡、中牟等地多名蒜商告诉记者,大多数蒜商收购大蒜后,储存一段时间达到预期盈利后即卖出,然后再根据行情进行新一轮操作,一轮一轮滚动赚钱。比如每公斤5元收购,过段时间每公斤6元卖出;然后过一段时间以每公斤6.5元收购,再以每公斤7.5元销售,如此反复。
    
       这种方式在中牟县大蒜经纪人毛小安眼里就是“炒蒜”,他已从业20年,今年通过“炒蒜”获益上百万元。
    
       “‘炒蒜’并不是什么行业秘密。有时一批蒜在冷库里不动,就被转手好几次。大家在涨价的预期下疯狂买进卖出,每转一次,价格就涨一次。”毛小安说,“也有那种五六月份收购大蒜后放到冷库中储存,等着来年一次性出售这样赌徒式的蒜商,但这样做风险极大,可能一夜暴富但更多时候是一夜赔光。”
    
       隋云玉说:“当一种商品供不应求时价格会上涨,盈利预期会吸引更多资金参与其中,然后再推高这种商品价格,如此反复,大蒜行业也是如此。从金乡来看,至少有上千名大小蒜商各自为战,但没有一家独大或者能够号令其他蒜商步调一致的大蒜商。”
    
       “蒜价能炒高的主要原因是供应量少,如果蒜丰收了是炒不起来的。像2008年,供应量特别大,一吨60元都没人要,谁进去谁赔钱。”刘少臣说。
    
       据了解,这一轮的大蒜批发价已上涨到每公斤14元左右,比今年4月份的那一轮上涨高2元到3元。业内人士分析,今年5月份新蒜的产量下降了,新蒜的地头价就比去年高1元到2元,这为“炒蒜”提供了更大空间。
    
       如何破解游资乱市?
    
       专家表示,大量游资涌入大蒜市场,甚至有大户动辄投几亿元囤积数万吨大蒜,加剧了市场短缺,造成价格异动,扰乱了正常市场秩序,政府应当用有效的市场化手段干预。
    
       刘少臣说,政府应当重点关注、查处“炒蒜”大户,因为他们囤积量大,小户是跟着大户跑的。对于那些多进少售、只进不售或囤积拒售等加剧市场供应紧张的行为,要严厉打击。
    
       “尽管今年大蒜减产,但大蒜存量并没有那么少,今年的价格历年最高,涨得有些离谱。”刘少臣说,政府需要做的是如何保障蒜农的利益,从供应端稳定市场。
    
       校三保说,比如,大蒜过剩的时候,政府可以采取收储的办法,稳定市场价格,保护蒜农利益;在蒜价暴涨的时候释放库存,稳定市场。
    
       专家建议,政府应建立大数据库,动态监测全国大蒜主产区的种植、生产、销售、库存、出口等情况,动态发布数据,增加市场透明度,减少炒作空间。许多专家表示,最根本的还是应采取措施稳定种植面积和产量,如推行大蒜价格保险,降低农民种植大蒜的风险,稳定大蒜种植面积。
    
       据了解,由于今年大蒜价格普遍较高,中牟县周边的尉氏、通许、扶沟等县的一些农民也开始种蒜,种植面积在增大,同时蒜种的价格大涨,不算人工,种蒜成本已达到每亩约4000元,同比增加一倍。
    
       “信息不对称也是农民种植收益大起大落的重要原因,政府应通过对市场信息的搜集和公开披露,引导农民按需种植。”刘少臣说。
    

关键词:

  
转自agri.com.cn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