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农业新闻
分析预测
农业科技快讯
价格动态
农业展会
信息与致富
农业企业动态
 

供求信息

 

 蔬菜价格
 粮油价格
 水果价格
 畜产品价格
 水产品价格

 
动植物种苗
粮食
蔬菜
水果、干果
食用菌
畜禽养殖动物
水产
花卉、园艺
经济、油料作物
肥料
饲料及添加剂
农机具及设备
农产品加工、代理
招商引资
农药、兽药
其他
 
 

“粮食银行”:存粮如何盘出“活钱”?

转自agri.com.cn

    
正在我省太和、凤台等地试点的“粮食银行”,不但减少粮食产后损失,而且以金融业的运营模式盘活粮食资源,增加农民收入——    8月21日,天气不错,太和“三泰小麦储兑所”负责人高伟一早就下乡收粮食了。    在宫集镇,按照每斤1.21元的价格,农民杨广琴将2万多斤小麦“卖”给了高伟,收取的却非现金,而是一本名为“粮食存折”的本子,上面记录着存粮日期、数量等信息。    “只是把小麦存在了这家公司,并不是卖掉。要用钱时随时支取现金,也可以取回同等数量的粮食。”杨广琴说,她选择的是活期形式,因此价格并不随行就市,可以获得每斤小麦每年6分钱利息。“平时还可凭‘存折’到收储点兑换农资,就跟把粮食存进银行一样。”像银行的“三泰小麦储兑所”,被当地农民称为“粮食银行”。    像存钱一样存粮食少了烦恼还能获利    在太和县,2011年11月,由龙头企业三泰面粉有限公司创办的“三泰小麦储兑所”,目前“储户”增至4000多个,代储小麦15000吨。    “存粮可以选择活期、定期、分红或入股等形式,由于形式不同,获得收益的方式也不同。”高伟说,相同的是,这些粮食都有了更理想的储存渠道。    “农村一个普遍的问题,是很多农户晒粮难和存粮无场所、无技术、不安全。”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说,每年储粮不当造成的损失惊人。为此,很多农民收粮后马上销售,又因价格不理想而损失。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是国有粮仓闲置,龙头企业因缺资金无法收粮,影响生产。“粮食银行”引入金融概念,将两者对接互惠。    在太和县三堂镇,农民王攀给记者算了笔账:他家今年收获近1万斤小麦,如果按自家存储2%的损耗率和1.21元/斤的市价,存在“粮食银行”可减少损失200多元。    2013年6月底,凤台“粮食银行”投入运行。在凤台县刘集乡种粮大户李志看来,“粮食银行”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防止“卖亏”。“今年7月份,我存了20万斤小麦,当时价格是每斤1.2元,现在每斤1.21元,账面盈利2000元。”李志说。    “去年,三泰通过代储为农民挽回损失超过180万元,农民存粮的利息收入超过100万元。”高伟说。    “粮食银行”同样获益。“利用存储粮食生产,以实物负债代替现金负债,省去了部分银行贷款,增强了企业资金周转能力和市场竞争力。”三泰面粉有限公司董事长祝跃华深有体会。    与“三泰”相比,凤台“粮食银行”除了由政府扶持创办外,在金融功能上走得更远。其引入现代金融理念,赋予“粮食存折”的金融功能,更进一步地盘活了粮食。目前,凤台县“粮食银行”已布设各类服务网点73个,还有更多的网点在布局中。“凭‘粮食存折’,在供销部门物品兑换点,烟酒、日杂、百货、农药、化肥、种子、家电等都能直接兑换。”李志说,甚至到凤台县乐天玛特超市,也能“刷卡”。    “有了‘粮食银行’,企业也多了一个选择。”凤台县友谊粮食加工公司经理侯杰介绍,去年他资金困难,到“粮食银行”直接贷粮,加工的面粉销售后再还贷,比银行贷款快捷。  经营风险敲响警钟“粮食银行”并非保险箱    “粮食银行”并非新鲜事物。1983年,山东广饶县就开展了代农储粮业务,并不断延伸,逐渐发展到代农储粮、代农加工和品种兑换。 2007年初,江苏太仓“易裕粮食银行”正式挂牌,成为首家正式挂牌运行的“粮食银行”。    按银行模式运行的“粮食银行”,并非真正的银行。“本质是粮食购销或加工企业,借鉴了银行存储、信贷功能和相关管理方式。”省政府金融办法规处处长刘连刚介绍。    但有一点却相通:“粮食银行”与银行一样,都存在着经营风险。“粮食银行”运行过程中,一旦出现经营不善、粮价不确定性波动、经营者过度追求自身利益等情况或者遇到不可抗力等,相应的风险就会显现。    省农委副巡视员胡桂芳分析,“粮食银行”的经营者如果过分追求利益,经营运作的粮食数量超过风险警戒线,将致使固定粮食储备不足,引发储户挤兑风潮。粮商掌握了大量粮源,存在着拿农户的粮食进行投机的市场风险。一旦失败、破产,农户的利益就可能受损。“粮价走高,有可能出现集中取粮,粮价走低,则集中提现的可能性加大。 ”高伟说。    事实上,在灵璧、当涂、定远县都有个别镇,出现过“粮食银行”经营者负债或卷款外逃的案例,储户出现相应损失,为“粮食银行”的经营敲响警钟。    “粮食银行”也面临可持续性发展问题。“从目前看,凤台‘粮食银行’收益主要来源之一是每年200万元的财政补贴,寻找诸多盈利点成为更多民营‘粮食银行’现实的考虑。”胡桂芳强调。  健全风险防范机制才能走得稳推得开    “‘粮食银行’的经营模式符合实际,迎合了农民需求,操作得当就能广泛推广。”刘连刚表示,虽然也有失败先例,但其问题不在经营模式上,而在具体操作上。    “正是基于这个考虑,我们把控制风险放在第一位,制订了严格制度。”凤台县金融办主任刘松介绍,当粮价持续走高,一周之内出现农户集中取粮量超过存粮总量50%的情况时,启动集中取粮应对措施。    应对措施包括:由县粮食局出面,一是利用30%仓储保有量及时供粮,方便农户提取,同时规定农户取原粮量不得超过其存粮的70%;二是通过一定程序,动用县级储备粮(小麦),以满足农户取粮需求。“如果上述两种手段仍不能解决问题时,再由‘粮食银行’从市场上购买一定数量原粮供农户提取。”刘松说,而当市场粮价走底,一周之内出现农户转款提现额度超过1亿元时,启动集中提现应对措施,及时启动凤台县政府在县华诚担保公司注入的2000万元质押金,向农业银行申请10倍的贷款。    刘连刚认为,“粮食银行”政策性、服务性、惠民性强,当前应以国营为好。“这项服务有准公共产品性质,国有经营便于将国家财政资金统筹使用到‘粮食银行’经营风险防范上。”    胡桂芳则表示,经营“粮食银行”,可以是国有企业,也可以是民营企业,应推动建立诸如粮食加工企业主导型、物流企业主导型、合作社主导型等多种形式的“粮食银行”,引导多元化市场主体参与粮食的政策性收储,活跃市场。    但无论以谁为主体,都必须健全风险防范机制才能走得远。“为防止兑付的金融风险,可以依照金融机构实行备付粮制度,类似于银行备付金。”刘连刚表示。其次可以建立风险准备金,用于粮食安全的资金;引入商业保险和期货套期保值交易,实现风险对冲;设立交割库减少储粮成本。    据了解,凤台“粮食银行”已在开展期货套期保值业务,控制市场粮价大幅度波动带来的风险。“现在正与中信集团中证期货公司合作,在确保微利的前提下,以对冲现货期货化解经营风险。”刘松介绍,同时与国元农业保险公司就存粮风险进行洽谈,引入保险减轻风险,特别是自然灾害导致的粮食损失风险等。

关键词:小麦,宫集镇,太和县,三堂镇,凤台县刘集乡,凤台县,农药,化肥,广饶县,定远县,原粮

  安徽日报
转自agri.com.cn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